中文繁體
Deutsch
English
Polski
Română

視神經萎縮(ONA)患者通過幹細胞治療恢復視力

⏲️1分钟阅读

在經歷了等級為八級的車禍後,德州本地人 Trelle Dandridge 患上了視神經萎縮 (ONA),這導致她的視力惡化了好幾年,而不得不辭去她理想的工作。

ONA 對視神經的損傷是從輕微到嚴重,它會給中央視力、週邊視力和色覺帶來副作用。

Trelle 的情況是,她在車禍中遭受頭部創傷,不久後她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。  “[我]注意到我感覺我的頭非常,非常大,異常大。同樣遭遇車禍的我的媽媽和妹妹她們說,我的頭看起來很好,除了一些玻璃切割的傷。” 她的媽媽是一位護士會看護她,一切似乎都很好,直到當她在一家雜貨店離開時,她的媽媽才意識到 Trelle 根本沒有注意到她。這引起了大家的關注,Trelle 迅速接受了未來五至六年的檢查, 包括脊柱穿刺、 MRI、CT掃描、腦電圖、John Hopkins的基因檢測、類固醇治療,以及無數其他的檢測。雖然這使她對自己的狀況有了了解,但有一個明顯的共識是,沒太多可以為此做的。

Trelle開始尋找治療方法

她的視力喪失不是突然發生的,而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產生的。“我第一次開始失去視力。這是一個非常緩慢和漸進的過程。我還能正常參加高中的體育和課程。高中畢業後,我的視力第一次喪失了。” 這一過程持續了大約10年,直到她“失去了一切”,完全失明。這是 Trelle 開始研究幹細胞治療的時候。

視神經組織正在重新生長

自2013年以來,Trelle 曾兩次前往海外去接受北科生物成體幹細胞治療,一次是到中國,最近一次是到泰國曼谷的醫院。其治療結果是提高了她的視力,她從什麼都看不見到能夠感知到光。她還拜訪了一位神經眼科醫生,在她第一次接受幹細胞治療的前後,這位醫生檢測了她的視神經, 並能夠檢測出視神經組織在她視神經中的生長。

Trelle 說: “我實際上有了更多的光線感知,我在某些照明環境下能夠看到一些人的剪影。” “這對於我來說意味著很多。”

視頻: Trelle Dandridge | 幹細胞治療證明

功能醫學和乾細胞改變了她的生活

從泰國回國後, 她分享了一些有進展的事例。當她坐著吃飯的時候,她能注意到太陽落山和餐廳裡的燈光有明顯的不同。不久之後,她和一位客戶一起吃午飯, 她實在是忍不住打斷了談話,因為她在客戶的左邊和後面看到了明顯的亮光。Trelle 問那裡是否有燈亮著。她的客戶回答,“是的”,然後揮舞著她的手在 Trelle前面,她本能地抓住了它,因為她可以看到它的影子。

這些是由北科生物提供的近 5億成體臍帶血幹細胞 (UCBSCs)

通過腰椎穿刺和靜脈注射的方式注射到 Trelle 體內而產生的。結合這些, Trelle 還有一個嚴格的功能醫學計劃,以便為幹細胞保持一個健康的環境。並利用職業療法,以改善她對光和顏色的知覺。

雖然Trelle對視力的追求還沒有結束,但結果已令她激動不已,她希望明年再次進行她的第三次治療。